拈花惹草不是罪!花藝創造「馨」人生

花藝在台灣人的生活中,看似並非生活的要角,但卻是讓百無療賴的生活增添樂趣的調味劑。曾幾何時我們只在重要的節日想起送花這項禮節?對花舞花藝的創辦人鄭少金來說,花藝可是她生活中無法減少的必需品。

長期的職業倦怠與瑣碎的芝麻小事,磨耗了她的青春歲月,身心俱疲的她,因緣際會下走進一間花店,五顏六色綻放著的花朵,毫不猶豫的向她展開最美的樣態,霎時間她被眼前毫無保留的美給震懾了,想起了自己若還能如此單純的向別人展示最美好的一面,那該有多好?也因著這個念頭,她踏入了學習花藝的課程,從此開啟了她與花草們深刻的緣分。


插花隨心流

談起花藝,Lilium自從接觸了花藝課程後,一開始對於美感的執著,總是讓他無法放下執念,總覺得自己的手藝不比同儕,好像別人的總是特別美,看自己的作品總是不滿意。不過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,從插花中她突然意識到「相由心生」的道理,突然釋懷的鄭少金,再也不執著於自己的眼界,她開始與眼前的花草對話,希望找出它們最自然的美麗,而不是刻意造作所呈現的假的美,她希望她眼前的生命,都能依約又自在的綻放,在此同時,她也真正的從心靈上饒恕自己,放下對於完美的過度追求,重新與花草們回到真實的土地上,回到自然的溫柔鄉,終於紓解心裏的空虛及鬱悶。

愛花更要讓他人感受芬芳

    決定專研花藝這個領域時,創辦人接觸了歐式德式及日式的花藝,但各種流派走一回後,驀然回首才發現想走的路就在燈火闌珊處。成立花舞花藝時,創辦人認為自我沒有一定獨愛那一派系,反倒是覺得要廣泛的學習才會讓自己的花藝作品獨樹一幟。

    自從創立了花舞花藝設計工作室,Lilium希望的不僅僅是作一間花店,而是讓這裡成為人人都能走盡的療癒空間,作一盆屬於自己心靜的花卉作品,試著讓花藝廣泛的她與人們生活更貼近,因此她考取IFDA乾燥花證照,並開始小班授課,希望初次接觸花藝的客人,可以先從體驗課中了解花藝,並將所學用在生活,例如用家中杯盤插花,少許費用向花農購入花材擺設,也能一併支持台灣農產,達到雙贏的共好。

生活正是花香堆疊的藝術品

花雖然並非大眾必須品,但創辦人認為,可以藉由課程分享,讓更多人願意利用少許的費用,去美化家中或是結合生活中必須品,從生活中切入的插花作品才能稱的上是花藝,例如飲食、居家擺設、芳香、首飾、服飾等等,也是讓鄭少金覺得這才是花藝設計的重要性,希望讓美好事物分享給大家,更是身為花藝師的目標之一。

對於未來,已取得IFDA乾燥花證照的創辦人Lilium並不滿足於此,接下來她期望疫情解封後,還能到日本取得不凋花師資證照、德系橋口學花藝師資,想要不斷的進修及擴大花藝的範圍,舉凡擴香、蠟燭等等,不去侷限當下的框架,希望未來花舞花藝可以走出不一樣的花藝之路。


分享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whatsapp
Share on pinterest
Share on email

首頁

登入